相关文章

唐山环卫工人雨天清洗道路“路缘石”

来源网址:

近日,有关网吧的新闻不断。9月9日下午,北京、上海等30个省、市的网吧行业协会共同发表了《净化网吧行业自律宣言》,提倡文明办网吧。与此同时,上海新的控烟条例草案即将立法规定网吧禁烟。但细心人发现,这些规定均与网吧卫生无关。某高校学生小范认为,网吧卫生状况更应该引起重视,之前,他曾因为长时间在网吧上网被传染了红眼病。

记者随后调查发现,网吧卫生状况堪忧,网吧的卫生监管目前仍属盲区。不过,上海互联网公共上网服务行业协会(简称网吧协会)常务副秘书长方志平告诉记者,为了迎接世博会,协会正对各注册网吧业主进行培训,其中就包括卫生问题,预计在世博会前,网吧卫生状况将大为改善。

[市民投诉]

网吧上网被染红眼病

小范之所以对有关网吧的新闻这么关注,尤其是特别留意网吧卫生,因为他曾经在网吧里被传染上了红眼病。小范告诉记者,今年考上大学后,他的大部分暑期时光都是在网吧里度过的。可没想到,“8月底,感觉眼睛有点涩,有时眨眼有点痛。”小范说,他本来也没在意,以为经常看电脑屏幕,眼睛疲劳所致,然而涩涩的感觉逐渐加重,而且眼球发红。父母发现后,带着他到医院检查。医生诊断后说,小范得了传染性结膜炎(俗称红眼病)。

“最近也没怎么出门,怎么会得红眼病?”小范向同学诉苦,大家想起来,之前曾在网吧看到一男子,眼睛也是红红的。小范说,他后来找到那家网吧老板,对方却表示没有办法。

小范向晚报114热线进行了反映。他说,网吧内无论是电脑设施还是桌椅什么的,都给人脏兮兮的感觉,希望有关部门在关注网吧禁烟的同时,也重视网吧的卫生状况。

在网吧上网被染病的,不止小范一个。浦东某保洁公司一名员工告诉记者,一男子曾因在网吧长期上网玩游戏,结果感染了结核病。

[记者调查]

网吧卫生不是一般的差

小范的遭遇,揭开了网吧卫生问题的一角。记者随后调查发现,沪上网吧大多存在不同程度的卫生差问题,尤其是键盘、鼠标及座椅等网民经常触摸的地方,卫生问题更为严重。

烟味刺鼻

近日下午,记者来到长春路上一家网吧,该网吧有近半个足球场大小,配有上百台电脑。刚进入网吧大厅,记者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香烟味,越往里走,烟味就越重。记者环顾四周发现,在网吧一侧有五六个窗户,但大多封闭起来,而很多网民都烟不离口。记者向管理员询问,对方才恍然大悟一般:“烟味很重吗?那过一会儿我把窗户打开,估计会好点。”为何不打开排气设备?对方称,太耗电了。一名收银员回答很直接:“那里好点。”她所指的是包间或雅座,记者发现,那里座位都是单人沙发,比大厅干净不少,空气比较流通,不过,价格也贵。记者随后走访发现,烟味浓重已是网吧的“通病”。

键盘污秽

上周六中午,天山西路上一家网吧内“人声鼎沸”,正值午饭时间,一名外卖男子在网吧内来回吆喝。几名男子边上网边吃饭,有人不小心将饭菜溅落到电脑台子上。记者看到,这家网吧的电脑台上,到处可见散落的饭盒,还有饮料瓶或吃剩的东西。

记者在一台电脑前坐下,远看还算干净的地方,近距离才发现污垢到处都是。除了烟灰缸刚被擦过,稍显干净外,其他地方都不太干净。尤其是按键侧面或缝隙处,皆存污垢,记者看到上面残留着污物,好像鼻涕。记者喊来网吧管理员,对方看了一眼说:“擦擦就是了!”

厕所恶臭

市区网吧环境如此,城郊结合部更差。在长宁与闵行交接处的北翟路附近,记者进入一家网吧,找个座位准备坐下,这才发现,椅子上到处是烟灰。网吧技术人员介绍,这些座位平时根本无人打理,只有见到明显灰尘才擦一擦。除此之外,靠墙电脑桌的下面,一些污垢触目惊心。桌与墙之间的空隙处,更是五花八门,杂物堆积。记者戴上一个耳麦,话筒部位也有一些异味散出。

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厕所,记者刚打开门,一阵恶臭扑鼻而来。两个男士小便器,其中一个的感应器不知损坏多久了,靠近后,味道让人难以忍受。

[保洁公司]

没有网吧请我们保洁

网民对网吧卫生有意见,一些保洁公司也对网吧有“意见”。浦东某保洁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抱怨道,“据我所知,全市几乎没有网吧请保洁员做保洁工作的。”

该工作人员介绍,他们公司近年来一直想把业务推广进网吧,但是进展并不顺利,网吧老板都不愿意。“不是我们非要做这个生意,而是网吧保洁非常有讲究。”该工作人员说,除了简单的打扫卫生外,电脑键盘、鼠标、话筒等的清洗,都需要专门的清洗剂,而这些工作,需要专门的保洁人员来做。

该工作人员表示,由于网吧需要特殊保洁用品及技巧,所以保洁收费也相对较高。至于高到何种地步,该工作人员称,目前还没有接到类似的保洁工作,不过,“估计一家网吧一天大概需要一百来元吧。”

[网吧业主]

清洁工作被忽略

“我们也想打扫干净点,但这需要钱啊。”说起卫生,在天山路边经营一家网吧的赵先生大倒苦水。“现在网络普及,上网的人少了不少。”赵先生说,传统靠上网赚钱的日子一去不返,为了能招徕生意,各网吧在硬件设施上下功夫,“我们得花大价钱,提高电脑配置,吸引游戏玩家。”由此就需要更好的网络技术人员,工资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;再加上水电、房租等,花销都不小。为了减少开支,卫生问题便被放到了次要的位置上了。

不过,赵先生从去年开始,每月多支付近1000元工资,找人专门打扫卫生,其中就包括清洁键盘鼠标,“确保每台机器每天都要被清洁,网吧每天要打扫。”不过,赵先生也坦言,在消毒上没有做到位,所谓的清洁,多是毛巾蘸清水擦擦而已。

[监管部门]

网吧卫生监管缺位

网吧的卫生环境到底该由谁来监管?记者为此与上海一些相关部门联系。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党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网吧不属他们职能范围,建议找市公共卫生监督所。市卫生监督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,网吧暂不属公共场所范围之内,因此卫生监督所没有法规对网吧卫生进行监管。

据了解,1987年国务院发布的《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》,是采用具体列举的方式确定适用范围的,网吧当时尚未出现,自然不在其列。所以,长期以来,此类经营场所均未纳入公共场所卫生管理范围。2002年9月国务院发布的《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》,也未对网吧提出卫生管理要求。因此,对网吧卫生监管该如何进行,至今没有定论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网吧业主需办理经营许可证等5个证件,其中独缺卫生监管的证件。

[网吧协会]

世博前将改善环境

据了解,上海目前有正规网吧1500家左右,而且每家拥有电脑数量不下百台,再加上黑网吧,如此算来,全市网吧人流量每年达千万人次。其卫生状况如果不加管理,后果可想而知。

上海网吧协会常务副秘书长方志平向记者坦言,网吧卫生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,协会也时常提醒网吧业主注意卫生。他还告诉记者:“借迎接世博会这个契机,我们现在正在金山对全市网吧业主进行培训,培训内容除了规范服务、注意消防安全外,网吧卫生状况问题也作为重要议题,被提了上来。”

方志平介绍,这次培训之后,希望上海网吧逐步达到服装统一、服务规范,在卫生方面,要勤更换座椅外套等。他预计在世博会前,上海网吧的整体环境将上升一个台阶。另外,近期协会将采用打分的形式,给网吧排名,选出几家条件优异的网吧,作为迎世博网吧窗口单位。“只要我们一起行动起来,慢慢地,上海的网吧环境肯定有所提升。”方志平说。

[专家提醒]

网吧或传播疾病

网吧卫生环境欠佳,监管又不到位,一些机构及医疗界人士呼吁重视对网吧卫生的监管。黄浦区公共卫生中心的王烨菁医生是较早关注这方面的人之一。2007年,她在黄浦区疾病医疗控制中心负责公共卫生工作,当时,王医生与几位同事随机对某区18家网吧进行了抽样检测,检测内容包括空气质量、物理环境以及电脑操作部件污染状况等,各项检测结果都很差。正是依据这些,她在当年的上海公共卫生国际研讨会上,呼吁重视起网吧卫生问题,“遗憾的是,到现在网吧还是处于监管的盲区”。

网吧卫生问题有多严重?目前暂没有全面的数字,但有报道称,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在对200台网吧电脑键盘抽样检查后发现,键盘上有害细菌含量竟是普通公厕的400倍,其中,乙肝病毒竟然占到了35%。

海员医院的黄医生介绍说,虽然一些网吧对键盘、鼠标等进行不定时的清洗,但因不够专业,细菌依然存在,其中一些细菌是可能引发疾病的致病菌,如链球菌、金黄色葡萄球菌、烟曲霉等,还有前文说的红眼病菌等。另外,网民经常使用的耳麦可能含有口腔传播细菌,如大肠杆菌、结核杆菌、流感病毒及肺炎双球菌等;如果肺结核患者使用过话筒,很可能会在话筒上留下结核杆菌。黄医生说,最令人担心的是,如果有传染性肝炎患者接触过电脑键盘,他手上的汗渍留在键盘上没能及时消毒,那么,下一位上网者极有可能通过汗渍感染上肝炎。